2019-07-06 06:33:01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帥蓉
核心提示:專家警告稱,久坐不動的日常活動方式導致我們喪失了祖先留給我們的能力。

參考消息網7月6日報道 西媒稱,人類在漫長的進化史中將其他物種遠遠落在身后。和大多數陸生哺乳動物不同,人類生來就更擅長長跑而不是短跑。換言之,刻在人類基因里的不是急速飛馳,而是長途跋涉的能力。

據西班牙《世界報》7月4日報道,從這個意義上講,很多關于人類進化動力的科學研究都認為,讓我們從解剖學上區別于其他動物的祖先是早在150萬年以前就已滅絕的直立人。在類似于非洲大草原的環境中生存,為了適應這種新的生存環境,直立人逐漸進化出直立行走的能力。馬德里歐洲大學運動生理學教授亞歷杭德羅·盧西亞表示,這是人類為了捍衛自身捕獵者地位而不斷完善自身能力的進化過程。

人類憑借耐力對獵物窮追不舍,甚至直到獵物中暑。這就涉及人類的另外一種能力:體溫調節能力。與其他動物不同,人類的皮膚上毛發很少,而汗腺則可以幫助保持體溫恒定,因此人類比其他動物擁有更加耐高溫的能力。

生物學家丹尼斯·布蘭布爾和人類學家丹尼爾·利伯曼曾在英國《自然》周刊上撰文指出,人類生來就擅長長跑,因為短跑所需的肌肉爆發力和力量并不利于人類生存。研究指出,200多萬年來人類的身體為了適應生存環境的變化而不斷自我調節。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