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5 14:27:13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余詩泉
核心提示:文章稱,由于非常技術性的原因,目前尚無法說明手稿究竟是人類歷史上最難破譯的密碼,還是一場聰明的騙局,只是為了挫敗那些為其魔咒抓狂的人。

參考消息網7月5日報道 據澳大利亞“對話”網站6月27日文章,除非你精通中世紀語言,否則你很難讀懂那個時代的書。有一本書稿甚至難倒了該領域的世界知名專家。《伏尼契手稿》是一本著名的中世紀手寫本,長達數百頁,全文迄今無人破譯。

伏尼契

《伏尼契手稿》的其中一頁(美國變革網站)

研究者和媒體雙雙上鉤

首先,手稿的內容就令人費解,吸引了世界最著名的密碼破譯者。密碼之于軍事、商務都至關重要,因此破解一種新密碼始終是件大事。

時至今日,密碼破譯者仍然未獲成功,他們當中包括破解過二戰期間日本海軍密碼的專家。現在,一些學者和獨立研究人員甚至不相信存在能夠破解手稿的密碼。

文章稱,由于非常技術性的原因,目前尚無法說明手稿究竟是人類歷史上最難破譯的密碼,還是一場聰明的騙局,只是為了挫敗那些為其魔咒抓狂的人。

研究人員和媒體自然雙雙上鉤——不僅僅是因為密碼本身的神秘性,而且是因為手稿奇異的插圖和異彩紛呈的歷史。

手稿的發現者威爾弗里德·沃伊尼克(又譯伏尼契)利用古董書商的身份作掩護,支持反沙皇革命。《伏尼契手稿》最早出現在波希米亞國王魯道夫二世的皇宮,此人堪稱史上最愛顯擺的君主。長期以來,人們懷疑史上最有趣的騙子愛德華·凱利制造了這個騙局,把它賣給了極易上當受騙的魯道夫。

偽科學被媒體廣泛報道

然而,這個謎題正在逐漸導致科學的嚴謹性與報道的準確性盡失,并且成了一個較普遍的問題的例子:部分媒體、乃至廣大公眾如何面對研究。

如今,關于手稿的每一種最新提法都引起國際社會的報道。但是,幾乎所有論證都認為手稿內容是一種無法識別的語言。

有例為證,所有真正的語言都存有字詞順序規律。比如英語,“我喝咖啡”是個語法正確的句子,但是“咖啡喝我”就不正確了。然而,《伏尼契手稿》中的字詞卻沒有任何順序規律。僅憑這一條,就足以排除其作為所有已知語言的資格。

那么,既然排除一種無法識別的語言如此容易理解,為何無法識別語言的學說卻源源不斷地通過同行審議并被媒體報道呢?

答案之一在于套路:通常所說的“困惑的專家”對陣“獨立研究者”,后者用常識解決問題。這貌似合理,而且會引起一些讀者的興趣,比如那些著迷于涉及密碼的未破解謀殺案的讀者。

《伏尼契手稿》事實上只是媒體關注的一個常見可疑對象,這些媒體癡迷于揭開引人入勝的古老未解之謎的謎底。而媒體日益趨之若鶩地報道解決重大難題的偽科學,這個現象的背后則反映了專家與公眾的分歧日益加大。這種“我們與他們”的思維不僅影響了對科學的報道,而且削弱了人們對已改變當代世界的研究機構的根本信任。

社會需界定何為嚴謹科學

必須打破研究與研究對象之間的隔閡,但它需要深入解決問題,而非僅僅斷言媒體不應倉促刊登經不起推敲的報道。如果記者或編輯花太長的時間決定是否刊登一篇報道,可能會被他們的競爭對手搶先。不管怎樣,很多報道均依據經同行審議而得到認可的論文。

捍衛研究工作的尊嚴,最大限度地減少源源不斷的偽科學,辦法之一就是打擊掠奪性無良期刊的迅速增長,但是必須謹慎支持同行審議的嚴謹性。這類期刊發表論文的標準可疑。極其出色與極端離奇之間的界限很難區分。比如,模糊邏輯——一種代表不精確信息的數學方法——曾經遭到很多數學家的激烈反對,但是現在卻是家用智能裝置的核心部分。

盡管偽科學不會一勞永逸地被徹底消滅,但是只要存在閱讀需求,媒體和新創期刊就會受到誘惑而不斷地發表它。因此,政府與機構應當團結研究人員和公眾,形成廣泛共識,界定何為嚴謹的研究。資助更多公民科學項目和公民大會都是非常好的辦法。

當然,社會應更深刻地思考怎樣才能助力上述辦法,確保研究既為公眾理解,又確有價值。改變公眾與研究的關系絕非易事,但是如果我們能夠找到辦法,那就不僅僅是《伏尼契手稿》研究專家們的勝利。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