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4 11:08:03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余詩泉
核心提示:日本動漫業的外在成功掩蓋了一個令人不安的現實:在銀幕上上演魔法的背后,許多畫師卻一文不名,面臨的工作環境可能讓人精疲力竭甚至自殺。

參考消息網7月4日報道 美媒稱,日本動漫業在光線背后隱藏陰暗面。

據美國沃克斯網站7月2日報道,日本動漫業在2002年至2017年間規模翻了一番,年收入達190億美元(1美元約合人民幣6.88元——本網注)。

最有影響力、最知名的動漫作品之一《新世紀福音戰士》系列作品本月終于在奈飛網站首映,這標志著漫迷們的多年期待終成現實,也是動漫作品全球影響力的一個新高峰。

但日本動漫業的外在成功掩蓋了一個令人不安的現實:在銀幕上上演魔法的背后,許多畫師卻一文不名,面臨的工作環境可能讓人精疲力竭甚至自殺。

無情的產業結構與動漫藝術理想之間的矛盾迫使畫師們為了藝術而忍受剝削,看不到出路。

動漫作品幾乎完全靠手繪。進行手繪創作需要技巧,而快速完成漫畫需要經驗。

刀劍

《刀劍神域》劇照(資料圖)

動漫劇集《刀劍神域》廣受動漫迷歡迎。這部作品的作畫監督和角色設計師足立慎吾說,人才短缺是一個持續存在的嚴重問題——每年僅在日本就創作近200部動漫劇集,而熟練的畫師卻不夠多。于是,制片公司依靠的是一大批對動漫充滿熱情、卻幾乎沒有報酬的自由職業者。

入門級的“見習畫師”通常是自由職業者。在高級別的導演設定故事情節、中層的“關鍵畫師”繪制分鏡后,“見習畫師”隨后要完成大量的原畫創作。

“見習畫師”每幅原畫的收入約為200日元(約合12.8元人民幣——本網注)。如果每位畫師每天能完成200幅畫作,那也不會太糟,但畫一幅畫可能需要一個多小時。更不用說日本動漫業對西方動漫所忽視的細節(如食物、建筑和景觀等)的精心關注,而繪制這些細節所需的時間是平均一幅畫作的4到5倍。

足立慎吾說:“即使進階成為畫分鏡的畫師,你也賺不到什么錢。就算你參與的是《進擊的巨人》這樣的大制作也沒什么用。這是動漫業的結構性問題。”

巨人

《進擊的巨人》劇照(資料圖)

畫師的工作條件惡劣。他們常常在辦公桌前睡著。在日本生活和工作的美國畫師亨利·瑟洛對“嗡嗡喂”新聞網站說,他已經多次因精疲力竭導致的疾病而住院。

日本馬多浩斯(Madhouse)公司最近被指違反了勞動法:員工每月工作近400個小時,連續工作37天沒有休息一天。一名男性畫師在2014年自殺,在調查人員發現他在去世前的一個月里工作了600多個小時后,這起自殺被歸為工作意外。

據報道,制片公司雇用自由職業者的部分原因在于這樣做無需擔心勞動法。由于自由職業者是獨立的合同工,企業可以在不提供福利的情況下執行嚴苛的交稿期限,從而節約資金。

一名畫師表示:“動漫的問題在于制作時間太長,制作過程太精細。其中一個分鏡——一個場景——需要3到4名畫師來制作。我畫了草圖后,由更資深的畫師和導演檢查,之后草圖返還給我進行修改,然后將畫稿交給見習畫師,由他們畫最終的圖樣。”

據日本動畫制作企業協會統計,日本一名20多歲畫師的平均年薪為110萬日元(約合7萬元人民幣),30多歲畫師的平均年薪是210萬日元(約合13.4萬元人民幣),四、五十歲畫師的平均年薪是350萬日元(約合16萬元人民幣)——這筆錢能夠維生,但仍很微薄。日本的貧困線是年收入220萬日元(約合14萬元人民幣)。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